saber酱的抱枕

努力变强

06/25
00:08
其他

2018年12月28日 随笔

早上无聊翻看自己以前空间的相册,突然冒出很多琐碎的想法。

细心的,会发现大多数图片里面都会有“人”,仰望天空只看到背影的人,在夜色下徒步回家的人,在万丈高楼之巅俯瞰城市的人(实际上我恐高)。每次打开这个相册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辞穷的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形容,更无法用比喻去将这种感情具象化,千百种感觉只能无奈的总结为“感觉挺好看的”。

这或许跟我的语文水平有关吧,这么多年了,自认为作文能力也只有“逻辑清晰”这一点可提了。上高中的时候,得益于班上语文老师的教学方式,我有机会、也很喜欢去看同学的高分作文,但鉴赏能力几乎为零的我,好像都没有学到什么。华丽的辞藻写不出来,深刻的寓意也没学会,每每羡慕别人的作文能拿高分,而自己的奇思妙想从脑海中输出,变成纸上的一坨浆糊,最后拿个及格。

扯远了,回到相册里吧。

我并不知道在风景画里面添加人物,在作画的构思、绘图上有什么作用效果。从一个欣赏者的角度而言,我很喜欢这一幕风景,甚至会把自己代入到图中的人物中。每一张风景图里的人都是“孤单而不孤独”的个体,完全自由的个体。你不用考虑她在天上漂浮要怎么着陆,不用考虑空旷的原野上他要怎么解决吃饭睡觉的问题,不用考虑偌大的城市里他是否孑孓一身、无依无靠。他们似乎与画中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或许只是喜欢这幅画中的世界,所以进去体验了一番,顺便留下了那个世界里的“自拍”。

在生活中的我与这个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学业、工作、父母亲友、衣食住行。小区出门右拐就是公交站,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们。

或许这也是我喜欢宅的原因吧。周末时宅在房间里,只有吃饭能把我和世界强制联系在一起,其他的时候我都是自由的个体,互联网、社交平台、聊天工具都是不同的画中世界。我不用在意这个世界里自己虚拟的身份,不用在意所结实的陌生人,我需要做的只是找到自己喜欢的世界,友善的跟每一个人相处,留下自己喜欢的“自拍”,满足自己的社交需求——网络的社交需求也能代替真实的社交需求。

很感谢有幸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你们就像是进入了我的世界中的二次元小人。

2018年12月28日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