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er酱的抱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02/15
11:45
其他

信基督教的傻逼

本来,信仰自由,有人信基督教,你不信,这没什么。

但如果你的亲人或者家人或者两者同时都是信基督教的,你不信,那就不行。

了解基督教的,都知道基督教热衷传道,拉人。你几时见过和尚、道士在街上发传单,或者拉人入教?国内只有基督教会这么干了。倘若你的亲戚、家人都信基督教,那真是一个噩梦。

刚才我妈问我交不交十分之一。就是去年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给上帝(捐给教会)。还说,这个钱是自愿的,如果你不是出于真心,就不交。(然后给我举例说:你外公每年第一个月的工资都是全都交给上帝的)(我妈和很多亲戚都是年年上交的,很多年了)

我本以为今年没过年回家,就逃过一劫,结果还是找来了。

说得好听,出于自愿,当你周围亲戚都是被基督教完全洗脑并且要求你也信的时候,这个自愿就是嘴上说着好听罢了,我何尝有过自愿?

不管是平时还是过年,和亲戚视频语音的时候,几句话没说完,就开始语重心长的教育我:你要多信靠主啊,多祷告,不要忘了神,你以前也是信主的,现在怎么跟不信的人一样,你为神奉献,神也愿意多多赐福你,你忘记了神,神也就忘记了你,世上一切都是从神而来,一切聪明智慧都是神给的,巴拉巴拉讲上一大通,这些年都是这样,而且我妈也一直说这么对我说,他们意见完全一致。这是叫你自愿的吗?这是逼着你信,虽然在他们眼里可能是为了你好。

这些亲戚们早就被完全洗脑了,他们的奶奶辈(至少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是虔诚的基督徒了,他们的这些后代都是从小就信。我外公家还作为村里的教堂做了很多年(从我出生记事起就是的,直到几年前在村里盖了新教堂才停止)。我大姨家作为他们村里的聚集点(每周三、五、日晚上村里的一些信徒去他家里聚会)也很多年,不知道近些年停了没。

去年我就没交十分之一,估计知道这事的亲戚都给我记着一笔账呢,今年没少说我。现在我妈又问我交不交,我很无奈,就在前天晚上,我刚被亲戚们轮番教训过,我只能说“交”然后挂掉了语音。

我要是硬顶着不交,以后少不了亲戚们对我的“谆谆教导”,而且在他们这个都信奉基督教的“大家庭”里,我一个明着说“我不信”的人,显得有些异类。

我也是有些害怕,如果我一直不交,一直表明“我就是不信”,除了要忍受他们的说教,更担心的是我会失去他们的关心和帮助吗?如果我是个有本事的人,年入百万,混的很开,那我就不用担心这些,也不用管他们的意见了,可惜我混的挺惨,我不敢这样。他们教训我要信靠神(我妈也每次联络都这么说我),虽然我心里反感,嘴上还得说“是是是”,现在叫我交十分之一,我想不交也很难办。

现在没办法,我又交了。交了收入的十分之一,等于一个月白干了。交给教会了。至于上帝,上帝能分到这些钱吗?这些钱还不是被教会的高层支配了。这么多信基督教的家庭年年上交十分之一,也不知道累计起来是多大一笔巨款了。

越想越气,可是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很想对我妈说“你毁了我今天的心情”,可是这只会有反效果,因为在信基督教这件事上,她是站在我的对立面的。所以我也只能在这里写下文字来诉诉苦。

真的越想越气。我是傻逼。这些信基督教的也都是傻逼。

不知道该怎么办,唉。心情太糟糕了。或许只有我上一代的亲戚都死完了我才能从这压迫中解脱出来。

信基督教的傻逼

  1. 不可沽名咸鱼王
    iPhone iOS 14.4.1iPhone iOS 14.4.1

    这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啊…………我在密苏里州山沟沟里的一个小镇待过好几个月。整个镇子基本都是信教的白人,就我一个不信教的中国人。周末礼拜受当地朋友邀请去过几次,其他人也知道我不信教,但是之间也没什么社交障碍。礼拜结束会有一个募捐的环节,给到场的每个家庭发小信封,但是也没所有人每次都捐。我知道的几个基本也就一次10刀左右意思一下。

    回复
  2. CFT
    Google Chrome 86Google Chrome 86WindowsWindows

    遭遇有点狗血,我也是没有信仰教派的人,家里长辈因为旧俗会在节日拜佛求符,花销不大,属于花钱买心安的那种,这种我是比较能接受。但是如果换成博主的这种遭遇,我是受不了。
    任何教派其实都是个信仰,有朋友信基督教,他的解释是基督教在他最需要精神寄托的时候出现,帮他渡过那段时间,我觉得这才是一个教派真正应该带来的。他和我们一起玩也不存在引导我们信教,甚至我们有的时候说出自己对于教派的一些看法的时候他也能和我们平静讨论,每个礼拜天他都会去教会做祷告参加活动,我是觉得这样的基督教徒就挺不错的。

    回复

评论 寄叶 撤销评论